她可不是随便就能糊弄过去的。

两个婆子为难地看了对方一眼,最终还是留下一个婆子,另一个匆匆走了。

围观百姓见了,不由得小声议论。

“美人娇不会真的用了什么不好的东西,会毁容吧?”

“不会吧,我嫂子的二表哥家的远方亲戚在大户人家干活,人家家里的夫人小姐最喜欢用美人娇的东西了。”

“万一最近才出毛病呢?”

“怀疑谁也不能怀疑萧夫人啊,她可是神医!”

“……”

百姓们议论的声音传到白璃烟耳中,她淡淡地牵着娇娇进门,拿出药膏在娇娇肿的老高的脸颊上小心涂抹。

“她们动手你也动手啊!咱们又不是没人。”白璃烟瞧着她粉粉嫩嫩的脸蛋被打得又红又肿,还带着红血丝,气得肩膀都在微微颤抖。

娇娇皱着鼻子,可怜巴巴地索道:“平日没遇见这种无赖,我就让人去庄子上帮忙了。”

闻言,白璃烟无奈地戳了戳她的脑门,“以后无论如何,都要留一个人在铺子里,好歹要护着自己,明白吗?下次再有人上来就动手,你让人大嘴巴子抽上去。”

说话时,白璃烟丝毫没察觉到自己话里的戾气。

倒是去冬和娇娇惊讶得张大了嘴巴,不敢相信自家夫人还有这么凶悍的一面。

“那万一是我们错了呢?”娇娇张了张嘴,问出这句话。

白璃烟思索片刻,道:“如果真是我们错了,就赔礼道歉,是对方错了,对方也要付出代价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