就在一屋子人喝的热火朝天的时候,冷不防天字一号的包间门被人撞开了,一个土头灰脸的人连滚带爬的冲了进来。

包间里的大佬们集体一愣,这是什么情况?这人哪来的?

大家都在想这个问题,是谁这么大的胆子?敢惊扰豹爷的寿宴?

豹爷大怒,原本握在手里的酒杯“啪”的一声捏碎了,气得连酒都醒了大半。

坐在豹爷身旁的是他的亲信,戴青。

眼见豹爷生气了,戴青连忙站起来喝道:

“小六子和李罗子呢?怎么看的门?就这么让人闯进来了。”

紧接着,顾远就走了进来。

小六子和李罗子跟在顾远身后,捂着腮帮子哭丧着脸说:“青哥,这人是个练家子,咱们挡不住啊。”

戴青骂了一句废物,接着狠狠的盯着顾远。

“好小子,竟敢在豹爷的寿宴上找事,老子倒要看看你有几个脑袋。”戴青说着从桌子后面跳了出去,一掌拍向顾远。

顾远侧身让过戴青的一掌,接着右手变爪骤然扣在戴青的手腕上。

戴青大骇,手腕上的疼痛瞬间传入脑海,他拼命的想抽回手臂,却抽不回来了。

顾远一招得手,随即“咔嚓”一声捏碎了戴青的手腕,再接着左掌一掌劈在戴青的肩头,拍碎了戴青的肩膀,紧接着又一掌拍飞了戴青。

戴青踉跄着后退数步才站稳身子,手臂已经被顾远拍碎,他算是废了。

“豹爷……”戴青扭头看向豹爷。

满座人都是一脸的震惊和茫然,这是哪里来的瘟神?一照面就废了戴青?

要知道戴青一直以来就是豹爷的左膀右臂,深受豹爷的器重,可今天,面对一个少年,竟然连一个回合都走不了。

“戴青,你先疗伤。”豹爷已经站起身来,正打算出手。

顾远打了戴青就是打了他的脸,他要是还坐着不动,以后还怎么在青山城立足?

“拿我的金枪来!”一帮的随从连忙将豹爷的金枪,恭恭敬敬的递到豹爷手中。

豹爷虽然急于找回场子,但也不傻。

顾远一个照面就废了戴青,豹爷扪心自问,自己可没有这么本事。

所以,他让手下拿来金枪,他的金枪是上品法器,一旦金枪在手,那么豹爷的战斗力便会加上三成!

豹爷金枪在手,徒生出很多自信,大喝一声,举枪向顾远刺过去。

顾远抽出羽林剑一剑斩在豹爷的金枪上,只听“咔嚓”一声,豹爷的金枪断了,断了!

接着,豹爷被顾远一掌拍中,连退了好几步这才站稳。再接着,豹爷抬手擦去了嘴角边的血迹。

大佬们面面相觑,什么情况?豹爷赖以成名的金枪就这么被一剑砍断了?人还受了内伤?

顾远拎着羽林剑,很淡定的说道:“你们可以一起上。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