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道:“we-only-live-once.enjoy-yourself.”

我们只活一次。尽情地享受吧。

南颂点点头,笑了。

*

翌日便是阖家团圆的中秋节。

过去三年的中秋,南颂是在喻家过的,哥哥们都有自己的家,这一天大家基本上都在自己家过了。

顶多视频一下。

今年中秋,不知道是不是哥哥们都生了她的气,连个视频都没有了。

南颂心中悻悻然,看着静悄悄的群,暗叹一口气,拖着疲累的身体下了班,上了车,在各种群里给大家下起红包雨,一片普天同庆。

微信、邮箱、短信噼里啪啦地响起,从今天早上就没消停过,都是各种人发来的节日祝福。

“谢谢南总!南总中秋节快乐啊!”

“祝南总阖家团圆,万事顺遂……”

她随手往下划了划,视线停留在【喻晋文】的信息框上,手指不由顿住。

点进去,聊天记录还停留在他死前的一天。

心脏又浮起密密麻麻的痛感,南颂将手机摁灭了,黑了屏,她靠在椅背上,闭了闭眼睛。

是不是越长大,越孤单?

她竟也到了害怕孤单的时候了,是真的老了吗?

胡思乱想着,迷迷糊糊就睡着了。

到了玫瑰园,司机将她唤醒,南颂睁了睁惺忪的眼眸,转了转僵硬的脖子,浑浑噩噩地进了家门。

一打开门,一只黑色的大猩猩朝她张牙舞爪地扑了过来,“呀!”

啊……打!

南颂本能地出拳,一拳捣在大猩猩的眼睛上,大猩猩惨呼一声,“啊!你要谋杀亲哥啊你!”

大猩猩把头套摘下来,白鹿予捂着一只眼睛,另一只眼瞪着南颂,“幸亏这头套还算厚,不然我非被你打成乌眼鸡不可。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